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宇霖] Unaware


*一發完結
*第一次萌RPS的產物

1.

“哈哈,其實我們是好兄弟啦。”

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楊孟霖對友人笑著說出這句話。

“哦……”身邊的女生低頭笑了,輕輕地攏了攏頭發,“我沒別的意思,你們的互動……咳,我一直以為你們至少在一起過一段時間。”

“怎麼會。”楊孟霖露出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笑容。

我們明明都很直啊。他想。

2.

“今天有空沒,我叫了幾個朋友打球,你一起嗎?”

“好啊,幾點?我上次找到一個好地方,人少場又大,我們去那裡怎麼樣?”

“可以啊,我剛考完試,閒得很。”

“哦,真是辛苦啊。等成績發下來你估計又要忙著補考了。”

“吼吼,等下我用籃球完虐你的時候你就不要哭鼻子哦。”

“這是幾百年前反派的台詞吧,好遜哦。”

施柏宇坐在計程車上,擁擠的交通使他的位移增長量以釐米計算。百無聊賴中他打開手機,習慣性地打開和楊孟霖的聊天界面,從頭至尾地翻看兩人的聊天記錄。

他發現只要無聊、煩躁或沒事可幹時,翻翻他們那些以互嗆幹話為主的聊天記錄,或只是盯著楊孟霖的頭像,他的心情總會忽然變成軟綿綿的棉花糖,帶著一絲令人愉悅的甜意直上心頭。

他不知道那抹甜意是什麼。

3.

“為什麼你找的場這麼偏啊。”施柏宇看著走在自己身前,已經帶著自己拐了不知道多少個彎的楊孟霖的後腦勺。

頭髮被風吹得稍微有些亂哦。他想。

“不然咧,之前那裡太多人經過了啊,”楊孟霖道,“被人看見了我們又要被出櫃。”

施柏宇沒有說話,他伸出手,在楊孟霖頭上停留了一會,幾根翹起的髮絲輕輕地撓著他的掌心,卻弄得他的心有些癢。

“到了,哎,他們都在等了啊。”

楊孟霖磚頭望向他的時候,施柏宇堪堪收回了他想要觸碰的手。

施柏宇不明白。

他不明白,為什麼今天狀態能這麼差,每次都被楊孟霖斷球。

他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所有人都在陽光下奔跑,只有楊孟霖像是閃著光。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那麼想擁抱他。

4.

又睡著了。

楊孟霖看著坐在自己客廳沙發上,抱著手提等著文件傳輸的施柏宇無聲大笑。

於是他又拿出手機將眼前這位歪著頭睡得超熟的小朋友的睡顏拍下來,發到越界劇組的聊天群組裡,在其他人回復前先打了一大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結果收到了一連串的“夏宇豪:眼睛都快瞎了”jpg.

他輕輕坐到熟睡的施柏宇身邊,看著群裡調侃自己的聊天,一邊一個個地懟回去,一邊卻笑得開心。

其實電腦上的文件早就傳完了,某位小朋友的腦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其實自己的肩膀是被枕得有些發酸的,鬼使神差地,他沒有叫醒他。

5.

施柏宇其實沒有睡熟,在自己的腦袋忽然砸到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就醒了。

只是聞到了熟悉的味道,他就覺得這樣躺著也不錯。

文件也傳完了,想分享的影片也全都在他的電腦里了,可是我還是不想走嘛。他想。

肯定是前段時間熬夜備考太累了,不然怎麼會這樣,就想懶懶地靠在他肩膀上瞇著眼睛,感受一下靜好的午后的暖意。

他轉了轉腦袋,在那人的肩窩裡深吸了一口氣。

鬼使神差。

6.

後來,兩人依舊保持著聯繫,對話依舊毫無營養,插科打諢;

後來,還是有很多粉絲或朋友詢問兩人的關係;

後來,他們各自事業有成,各有妻室。兩人的聯繫日益減少,只在節日問候中的群發名單上看見對方。

後來的後來,楊孟霖在整理舊資料舊電影時找到了一個夾在《越界》文件夾裡的一個小文件夾,名字叫“幼稚鬼”。里面全是在自己身邊或是以比自己高那麼一點的視角拍下來的黑照,看得他哈哈大笑,又猛然想要淚流。

也許是因為照片上的自己太年輕,也許是因為自己那時的笑顏太純粹明亮,也許是因為那些太過厚重的時光,更也許是這些照片猛然喚醒被他深深壓抑在理智下的情感,如猛獸一般瘋狂地敲擊自己用理智建立多年的生鏽了的牢門。

他突然想起那個被自己亲懵的少年,那個自己偷偷腹誹過幼稚小屁孩的男孩,那個永远对他笑得一脸温柔的大男孩。

他會在採訪時下意識地看向自己,會認真聽自己講話,會在自己害羞的時候低聲安慰,會護住大腦當機的自己,叫別人不要鬧他……

明明從一開始就覺得他很小屁孩,卻突然發現和他在一起的自己似乎更加幼稚。

他沒有生過在他面前很皮的自己的氣,自己才會在這樣的縱容下越來越幼稚。他沒有強迫過容易緊張害羞的自己做過什麼,自己才會這麼心安理得地在他面前放肆。

他總是這麼縱容著自己,帶著那種溫柔得要滴出水的微笑。

但是,唯一讓楊孟霖生氣的是,那個人什麼也沒有告訴他。

他忽然覺得心臟一緊,落下淚來。

遲鈍如他,不知道自己因何而哭,但他覺得自己似乎失去了除青春以外更多的什麼。

7.

“今後山長水遠,願你一切安好。

我說的那句‘我愛你’,是不經過大腦,但又深思熟慮了很久才說出來的。

以後我不會再說,因為我也不太懂。

我愛你,但我不知道是哪種愛。”

——施柏宇的內心日記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然沒有寫出自己想要的感覺,但我覺得這種“未察覺”應該是最好的結局了。

希望他們一直都是好兄弟。

评论(13)
热度(69)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