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CP双叶年上

甜得没话说!

结局虽然有点烂但已经很绞尽脑汁地想把所有想表达的东西都表达了!

真是……我这真的不是大纲!

甜甜甜!

【好吧双结局】【但都很甜呢】

1. 

墙上的钟指着凌晨两点半,昏暗的房间里电脑屏幕散发着微弱的光,清晰地映出还在忙碌着的人的脸。

今天又要通宵了吗……叶秋心想,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窗外由远而近的雷声使他的眉头皱了一皱,虽然说自己早就不怕打雷和闪电了,但不知是习惯还是潜意识,总是会在那一瞬间把警惕性提到最高。

揉了揉自己突突突地跳着的太阳穴,闪电忽的把昏暗的房间照得光亮,叶秋好像一只被人追着打的老鼠被逼到角落里似的无处遁形,把文件一个个地保存好后,换了睡衣钻到床上,翻来覆去却怎样都睡不着。

他不会承认自己很想很想自己的混账哥哥的。

现在自己一个人偶尔对着镜子叼着根烟模仿着哥哥的神态,轻轻地喊出“笨蛋弟弟”,大概是演得太像了,总会惹得自己泪如雨下。

想起他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哪怕会偶尔嘲讽得自己说不出话来,但是那么温暖的过去,那天也是和这晚一样的大雨,一样让他颤抖的闪电,身边却有着那个让他安心的人。

八岁的叶秋还是很乖地做作业,认真地温习着功课,叶修在一旁玩着橡皮,心不在焉地盯着桌子上的练习册,却一个字都没有写。

一阵的沉默。

“写完没啊?”叶修欠扁的声音响起,“我这里还有一本呢,快快快,速度写!”

“你够了,你试试一个人写两个人的作业啊!你先去睡觉吧,这么吵纯粹拖我进度。”

“心疼你。如果作业伤你太深,你要记得哥哥的怀抱永远向你敞开。”

“滚,谁要你的怀抱!”说是这么说,单纯的叶秋还是记住了。

等写完两人份的作业已经十一点多了,隔壁房间的父母都已经睡着了,关上台灯整栋叶家别墅都陷入了黑暗,叶秋打了个寒战。

对于黑暗恐惧症叶秋至今也并未克服,这点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顺便还附赠害怕打雷闪电的巨大礼包。

叶秋躺在床上后,松了一口气。一直到叶修离开之前,叶秋和叶修都睡在一张床上,那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像叶秋和当时的叶修算是单薄的身材睡三个人都不成问题,

闪电划破宁静的黑暗,雷声轰轰地向四面八方吼叫着,叶秋缩在被子里,眼睛在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里睁得大大的,双脚互相摩擦着,他能感觉到自己手脚的冰凉。

“哥哥……”雷声里,叶秋小小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不过在听的人看来,竟有些楚楚可怜,想要去心疼他的感觉。

“干嘛……别吵,我很困。”叶修扯开了叶秋抓着他衣角的手。

“哥……”哎哟我操叶修表示心都要化了。

“啧,”叶修嫌弃地咂了咂嘴,翻了个身,“来来来,哥哥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手抓住哥哥的衣服,“不要脸……”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叶秋把头紧紧贴着哥哥的胸口,听着他心脏有力地跳动,竟有一种现在这一刻他才是真切地活着的感觉。

“哥哥……”伸出手去抓住哥哥的手。

以后每次睡觉叶秋都会紧紧地抓着叶修的手,叶修也从没有甩开过。

2. 

十四岁的除夕,叶爸爸和叶妈妈还是没有抽开身回家。

叶修也还是没有抽开身离开电脑。

“混账哥哥,除夕了你还在玩游戏?你就不感受一下大千世界的美好吗?!”

“我周围的人就只有你,能有什么美好?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大人忙正事呢,哎哎治疗跟上啊!”

“哦,你的寒假作业我放桌子上了,但是我一眼都没有看就对了。”

“啧,小孩子从哪里学来这些不良的风气的?都学会威胁哥哥了?六亲不认啊!不带你这样的!帮我写完我就做完新年任务了就陪你玩啊乖。”

“不良风气?你也知道是不良风气啊!还不是学你的呗!但比起你还是差远了!”

“过奖过奖。”

“!!”叶秋一下被噎着了,气不过就抄起枕头往叶修头上砸去。

“哎呀别弄啊……快那边有一只骑士挑衅啊!”枕头使叶修看不清屏幕,“啧,小孩子就是麻烦。哎哎我先下了你们继续啊。”

“不用这么舍不得我,我很忙的,这里还有一个小孩要哄呢。”

“混账哥哥!你说谁是小孩!”又抡起枕头砸了叶修第二下。

下了线的叶修趁着叶秋还沉浸在打了自己两下的快感中马上反击,“威风够了吧,吃我一招!”

“靠混账哥哥人干事?!”

“你在我打游戏的时候偷袭我就是好事?”

“我那是为民除害!”

“长大了翅膀硬了哥哥都不爱了叶秋你也是够绝情的,听得我的心都碎了。”

“谁爱你啊!”

两人从楼上玩到楼下,撞倒了椅子,茶几上的杂志,床单,乱成一团,枕巾都快成了抹布了。但是叶秋很开心,大概是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次了。

玩到没有力气的两人最后就一人一碗泡面,两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盖上一层厚厚的被子挤在一起取暖。看着那些三流的电视剧。

“哥,为什么这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还要和不同的人结婚?图什么啊?”

“他们俩傻呗,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非要死鸭子嘴硬到最后苦的是四个人。啧啧啧,不人道。再说了,不狗血电视剧哪有收视率啊,你忘了咱妈无聊的时候有多喜欢看这些东西吗?”

“但是设身处地地想想,还是可以理解的啊。所有人都有那些不能说的思念,不敢说的爱。”

“哟装深沉啊,像你这种笨蛋怎么可能经历这种文艺又狗血的事?”

“滚滚滚!”叶秋瞪了叶修一眼,藏在被子下的脚狠狠地踢了一下他。

 

等叶爸爸叶妈妈第二天清早回来,就看见乱糟糟的家,隐约有电视传来的声音,枕头椅子两兄弟小时候的玩具车……横尸遍野。还有桌上两碗开了但没吃完的泡面,脑袋偏到弟弟那边的叶修,靠在哥哥肩膀上嘟囔着什么的叶秋。

“哥……哥……”

“喜……喜……欢……”

被子底下,十指交错的两只手握得更紧了。

 

3.

十四岁之后的叶修开始逃课玩游戏,补习班的课也让叶秋帮忙糊弄过去,叶秋虽然不愿意,也总是会强迫他留下来几次,但每每都会放他走,大概是……舍不得他不在自己身边,更舍不得他难过吧。

而叶修只会在每节课下课偷偷跑回来。

给叶秋买好吃好喝的,布丁啊,奶昔啊,不过那段时间芬达在打折,他买的最多的就是那个,奇怪的是弟弟竟然也没有喝腻。

谁也不知道叶修跑回来的理由,也许是在“讨好”弟弟不要告诉爹妈,也不要生气,也许只是想试试下课来上课走的潇洒。

甚至连叶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看到那些弟弟喜欢吃的东西就想买给他,看到那些被爹妈说廉价的,而自己和弟弟也从未吃过的东西就想带给弟弟去尝尝鲜,自己不吃也不要紧。叶修也曾希望过叶秋能每天都开心,只是他不明白叶秋最大的愿望就是叶修能陪在他身边而已。

从没有想过真正的互相了解吧。大概。

叶秋却明白自己对哥哥是怎么想的,可他从未对哥哥明示或者暗示过,因为他和他,只是兄弟而已,若不是血缘把他们联系到一起,若不是电竞选手是个职业寿命很短的职业,叶修大概就会那么一走,就永不回头了。

而他,还是希望着他能回头看看他的。

所以连发现他艳羡地看着网上某网游职业联赛的视频的时候,就偷偷地帮他准备好行李,营造出自己要离家出走的假象。

在叶修准备走的那晚,两个人像平常一样各自翻身上床,叶秋还是和平时那样握住叶修的手,“多大了,还这么幼稚啊?”

叶秋抬头,看见哥哥那熟悉的嘲讽的笑容,还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人,最……喜欢的那个人。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

他知道今天他就要走了,他没有跟他说,但他就是知道。

“怎么哭了啊?被你哥帅的?”叶修还是那样开玩笑的语气,但自己知道哥哥很不擅长这种场面。内心里大概手足无措着呢。

“没事,”勉强给他扯出一个笑容来,他能听见自己的心撕裂般地跳动着的声音,就像一个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疯子四处撞墙却无法撞开一样。“哥,晚安。”然后转过身,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叶秋自从上了小学后,就没有再哭过,一直都给自己冠上坚强的名号,结果他要走了,就明白自己是自欺欺人了。

并不是他不坚强或是很坚强,而是自己的软肋除了哥哥就再没别的。

“啧,还哭呢。”与这句话同时降临的还有哥哥“温暖的怀抱”。

叶秋吞了吞口水,带着鼻音道:“没有,我在笑。”

“啊好真啊我都要信了,”说着一脸嫌弃地擦掉弟弟脸上的眼泪,“都这么老了还哭不怕小点笑话你?”

叶秋抬头看着微微皱眉的哥哥,眼神竟然有那么点的认真,还有当时的自己不易察觉的心疼。

“我说你是被我帅哭的吧,一抬头一看我,哎哟就哭了,我没这么大的魅力啊,小女生递情书全递你哪有哥哥的份啊……来哥哥跟你讲个故事,从前有间屋,屋里有间房,房里有个蠢叶秋,还有他最棒的哥哥帅叶修,帅叶修把蠢叶秋帅哭,便跟他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间屋,屋里有间房……”

“闭嘴!谁蠢啊!你才蠢好吗!谁会被你帅哭啊?就你那样……”

“你和我是同一张脸吧。”

“……”

“滚!”

“不哭了?”

“谁哭了!”

但是第二天他还是走了,叶秋知道,自己无论是怎样都无法拖住他的脚步哪怕一秒。他所追寻的终点是荣耀,而他所追寻的终点是他,所以他与他的道路,永远都无法重合。

 

4.

每每回想起来,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哭又想笑啊。叶秋想道。

十年了,还是改不了一上床就想要抓住哥哥的手的习惯,摸到空气的时候,然后再不厌其烦地悲伤。

但他大概快回来了吧,前几天听几个员工讲小话的时候说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夺冠了。这就是你想追寻的东西吗?为什么你追到了你的梦,站在荣耀之巅,我却依旧离你那么远。

想想叹了口气。

手机在黑暗中震动。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哥明天回来,怎么样,开心吗?”

嘴角禁不住上扬。

“不开心。”

“那我不回去了。”

“你这个不孝子!出走十年了还不回家?你想过爸妈的感受吗!”

“我是考虑你的感受才不能考虑他们的感受啊。”

“……你回来吧。”

弟弟你就是傲娇啊

结果叶秋一夜没睡,他才不会说是因为想到第二天哥哥要回来才睡不着的呢。

先是看了一会文件,结果一个字都没有看下去,更别说改了,只好在房间踱着步,好慢啊……

钥匙插进门锁时的开门声,呼吸一滞,“混账哥哥,你终于回……”

看到叶修身边那娉婷的女子,瞳孔微微收缩。

“这是……”

“你未来嫂子。”

“嫂子……好……”

 

5【HE结局】

几年之后,叶秋的婚礼上,叶秋笑得彬彬有礼,但却没有一丝开心的感觉。

新娘是一个喜欢他很多年的某集团的千金,也是个痴情人,叶秋抱着同命相怜的心情答应了她的第N次告白,没几个月就结婚了。

“你怎么不进去?”那位叶修带回家的女孩子问道。

“里面不给吸烟,在这里抽几根先。”叶修笑道。

“你那什么笑容,比哭还难看。你快点,我先进去了。”

叶修靠在窗边,看着窗里面的人,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时候他们的对话:

“哥,为什么这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还要和不同的人结婚?图什么啊?”

“他们俩傻呗,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非要你嘴硬我也嘴硬到最后苦的是四个人。啧啧啧,不人道。再说了,不狗血电视剧哪有收视率啊,你忘了咱妈无聊的时候有多喜欢看这些东西吗?”

“到最后,骂的还是我们自己啊。笨蛋弟弟和他的笨蛋哥哥。”叶修笑道,吐出烟圈,氤氲红了眼睑。

“啧,怎么变得那么难抽了。”说着按灭了烟,看了看热闹的会场,转身离去。

 

那晚叶秋没有和新娘子在一起,也没有跟任何一个人在一起,一个人躺在那个睡了好多年的双人床上,墙边那大大的“囍”字那么红,红得怕叶秋看不见它似的,还好守住了最后一块城池,没让他们换掉这张床的床单。

“从前有间屋,屋里有间房,房里有个蠢叶秋,还有他最喜欢的混账哥哥叶修,混账叶修把蠢叶秋丢下,临走前跟他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间屋,屋里有间房……”声音愈发地小,“然后蠢叶秋和混账叶修还是没有在一起。”近乎于耳语的低喃,然后哽咽。

墙的另一边,修长的双手夹着烟,黑暗的房间中只能看见时而闪烁一两点的火星,浓郁的烟雾中看不清唇边的笑容,看不见眼圈的通红,只嗅得空气中比烟味更加刺鼻的悲怮。

 

5.【BE结局】

 “哥,你怎么遇见嫂子的呀?”某天晚上的空闲,叶秋努力地使自己的语气正常,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发现自己内心的纠结。

“她看见我就被我的帅气折服了呗。”依旧是那么欠揍的语气。

“骗谁呢。”叶秋很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国际赛的时候出门遇见的,那天刚好在下雨,她又赶着去景点和旅游团集合,没带伞,我借她的,没想到还感冒了,你是要多弱啊。”

“感冒了别管我啊。”

“哪能啊,你是我媳妇嘛。”

叶秋笑着看他们两个一脸开心地聊天,互相揭短的语句里却句句温柔,温柔的后面却字字让某些人心痛。

在那之后,叶秋就开始听爹妈的话乖乖相亲了,叶爸爸和叶妈妈都十分欣慰,用他们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小秋终于开窍啦,哥哥没回来以前怎么也不肯去相亲,原来是想和哥哥一起脱离单身啊。”

爸妈,我是想和哥哥一起脱团啊,但不是你们说的那种意思。

叶秋和一个温柔而且挺有见识有想法的女孩子在一起了,用最恰到好处的笑容和温柔对她,就好像所有女孩子所向往的男友力满满的男孩子。

那个女孩子也很喜欢叶秋。

恩,之后双胞胎的相处方式越发地像普通的兄弟一样。

但也就只有叶秋知道自己会在女朋友睡着的时候偷偷翻出以前的照片边笑边流泪,哥哥在自己脸上抹蛋糕的;自己追着哥哥要“报仇”的;哥哥抱住自己擦着脸上的蛋糕,其实越擦越多,到满脸都是;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量,哇哇大哭的自己和一旁笑得直不了腰的哥哥……

他还记得以前他对他笑的样子,哪怕会常常嘲讽自己,哪怕会打游戏而忽略自己,哪怕会恶作剧捉弄自己,但他的世界只有他,哪怕永远不是自己对他的那种感情。

哥哥……我无论多少次劝自己忘了你还是会偷偷地回忆。

 

“媳妇生日快乐。”

叶秋正要下楼梯,突然听见哥哥的声音,马上停住了脚步,把头伸出去偷窥老哥和老嫂。

“这是?”

“我给你做的。来来来试试好不好吃!”

拆开包装,是一个略走形但是还算美观的蛋糕。“里面全是你喜欢吃的巧克力哦。”

叶秋看到哥哥对她笑。他从没有见过哥哥对其他人这么笑过,那种自己所想要却怎样都要不到的笑。

在嫂子吻上叶修的额头时,叶秋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这一转身,就好像丢下了所有东西似的。

 

2009年5月29日。

“哥哥,生日快乐!我也生日快乐!”

早上一起来,叶秋就一边推着叶修一边喊道。

“恩……”朦胧的回答。

“喂!!哥哥!!”看着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的叶秋气不打一处来。

坐在床上想了一会,轻轻地趴在哥哥的耳边。

“哥哥生……”

可余下的话都被略干涩但是柔软的唇堵了回去了。

“生日吻。乖乖睡觉。”

“嗯……”

 

闭上眼睛,两行泪却流了下来。

“哥哥……”

我再也追不上你了。

以前看着你的背影你不回头也没关系。

但明明,以前你的世界里就只有我的呀。

什么时候,你的一切都那么远了,而你那渐渐遥不可及的世界装下了别人。

我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成为了你的弟弟。

还有喜欢你。

最大的悲哀大概就是,我是你的弟弟。

但是喜欢你。




评论(16)
热度(37)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