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离开·窗

【听周杰伦的《彩虹》<←可以算是叶秋视角>甜度加倍】

【感觉自己也是太玻璃心了,还是没有狠下心来虐】

【总体还是……好甜啊】

【特别小家子气 OOC到一个境界【不喜勿喷【毕竟自己已经喷了好多次

 

1.

叶秋站在办公室大大的落地窗前,玻璃朦胧地映出他挺拔的身影,窗外华灯初上,天色微暗,一排排的路灯发出昏黄且寂静的光,行人匆匆,似要为某种执念走到天荒的尽头。

他抬起手,指尖碰到冰凉的窗户,一瞬间凉意直穿心脏。他看着窗户里映出的倒影,眉毛,眼睛,不高但直挺的鼻梁,嘴唇被束缚出一丝好看的弧度。

就和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一样。

却又有天壤之别。

他摇了摇头,眼睛溢出的满满都是悲凉。

他思念他的方式,也就只有照照镜子,然后自嘲。

 

初中的时候叶秋和叶修不在同一个班,那个时候叶修已经学会逃课去网吧玩电脑,有的时候还和在网吧遇到的狐朋狗友们切磋,别人看不过他欠揍的模样便会经常来寻仇,波及到叶秋也是常有的事。

下课铃一打,叶秋就冲出教室往学校的小水池那里跑,他和哥哥约好了每天放学都要在少人去的小水池那里等着对方,快到了,不料一个高大的身影把眼前所有的光都挡住了。

气势汹汹。

“喂,你就是叶修吧。”

“我……我不是……”

“不是?”来者皱了皱眉,对后面的跟班使了一个眼神,跟班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那头儿看看叶秋又看看照片,脸颊一下子涨的通红,“刺啦”一下把照片撕了,揪着他的衣领吼道:“你他妈的跟老子说你不是叶修!胡狡辩个屁啊!有种别跟老子拽啊!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打他!”

那几个身强力壮的人听罢便一拥而上,瘦弱的叶秋能躲过几下?他挨着痛,抿着唇不喊不叫,心里却宽慰地笑了,帮哥哥挨打了真好,就不用看着受伤的他心疼了。

细密的汗和血从白皙额角一并流出,紧抿的唇和皱紧的眉让那几个看起来不是很上道的混混心软了,头儿临走前狠狠地踢了一下躺在地上满身污泥的叶秋,“这次爷爷我给你一个警告,下次还拽看我不把你老窝给端了。”

他躺在角落里喘着气,全身都在隐隐地痛着,动惮不得。洁白的校服上沾满了灰,领子上还有一两滴血。他抬了抬手想要擦掉脸颊上的血迹,却因为实在酸软而放下了。

他看着头顶上热烈的太阳,闭上了眼睛。好热。

“叶秋?!”

听到这熟悉的调调吃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叶修一扫平时的淡定嘲讽,露出震惊而又着急的神情。

“哥……”叶秋扯了扯嘴角,“刚才有人要打你……我……”

“笨蛋,别说了。”叶修略带急切地蹲下来,从书包里掏出一包没开过但是揉的皱皱的纸巾,轻轻地擦拭着弟弟的脸,“说你笨你还是真笨啊,你就告诉他们你是我弟啊,这下好了,回去怎么和爸妈交代,又要说我没看好你欺负你了。”

“到底是谁没看好谁啊,你这么不让人省心,以后别去和那些人玩了,哥。”叶秋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却还是忍不住嘴角那一抹笑。

真好啊。

“我们去看看校医室开门没,啧笑什么笑,真的被打傻了啊?”叶修轻轻地敲了一下弟弟的头,装出一副嫌弃的神情。

叶秋有点呆了。

叶修把叶秋灰扑扑地躺在地上的书包捡了起来,用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喂,笨蛋,起来了,不嫌脏啊,快点去包扎晚回家了又要被骂快快快!”

“哦!好!对不起!”叶秋对他轻轻一笑,握紧那个伸向自己的手,那一瞬间好像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稚气未脱的眼里扬起的笑意晶亮而美好,似乎能灼伤太阳。

于是那年,他在他的记忆中生了根,发了芽,在心底中那一个人的爱恋中开了花。

 

2.

结果两兄弟还是被骂的很惨,尤其是叶修,被母亲套上【没看好弟弟】【自己的烂摊子让弟弟收】【这么晚回家父母很担心的你这个做哥哥的负不负责任啊】等罪名,并让他发誓好好待弟弟不能让他受伤之后母亲才意犹未尽地放了他。

叶修进了房间之后无奈地看了叶秋一眼,说道:“以后放学还是我去找你吧,你呆在班里别出来了。”

“诶?不用啊,我没有那么弱的!你看我被打的那么惨居然没死诶!”

“你瞎说什么话呢,能别那么蠢吗。好了善良的我准备一个月之内不打游戏了骑车载你上学,娇贵。”

“滚你的!逃课真的那么好吗?网吧真的很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比你在学校对着老师和公式好玩多了,怎样,想跟着哥去了?”

“诶我……”

“明天带你试试,等我来找你。”叶修自信一笑,完全忘了几秒钟前还说安安分分不打游戏的话了。

 

那是第二天的数学测验,叶秋刷刷刷地证明完了最后一道同桌抓耳挠腮十分钟还没想出的压轴题,正靠在墙上百无聊赖时,就听见窗外有轻轻的【笃笃笃】的敲击声,他立马意会,“老师,能提前交卷吗?”

“叶秋?”讲台上伏案写着什么的老师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想到这个孩子平时表现那么好,成绩也不差,就同意了。

周围的同学都震惊地看着他提前走出了教室。

“啧,有个学霸弟弟给自己长脸啊!”叶修轻声嘲讽道。

“别闹,怎么走?不会给处分吧?”

“最多小处分,不怕不怕,跟我走,保安大叔不知道的地方,绝对不会有事。”

他狠狠地瞪了走在前面的他,但还是很顺从地牵起了他的手,让自己触电般躁动不安的温度。

窗的外面是阳光倾情照射的青涩流年,单纯到以为把他的手握紧就能永远。

 

叶修领着叶秋进了一个网吧,熟稔地和前台小姐打招呼,并且要了两台电脑和一包烟。

“你怎么抽烟,抽烟不好的,是不是和那些混混学坏了,我……”

“不是学他们的,堵得慌的时候就抽一根。”

“……”

叶秋感觉到胸口闷闷的,原来哥哥也有难过的时候啊,为什么在他难过的时候自己也没有陪在他身边。

不,以后不要这样了,再也不要了。

“发什么愣,开机。”

“哦好。”

“想个名字呗。”

“一叶知秋。”

“好。”

说着叶修点着一根烟,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叶秋,说道:“你就别吸了,有害身体。”

接着便是静默,只剩下两人敲击键盘的声音。

“弟啊,哪天哥要是有机会去打比赛,角色就叫这个名字,显得就像咱俩一起拿冠军那样。”

“哼,就你还冠军呢?别闹了,免得到时候积怨太深又要被人打,我可就不能替你挡了。还是乖乖待在家吧。”

“傻啊你,你哥我这么温柔大把人爱我呢。还有啊……”叶修用食指轻轻的敲了一下叶秋的头,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说道:“哥哥不会再让弟弟受伤了。”

 

3.

在他们一起去网吧过后,叶修就拿着叶秋以自己要离家出走的名义为他收拾的行李走了。

留下以为哥哥还会回来要他和他一起走的叶秋独自一人。

叶秋忽然明白了,想着哥哥发现自己的行李然后两个人一起走的愿望只是他自己一个人自作多情。还……准备了两个人的衣服,多塞了一点钱……蠢,太蠢了。

他居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咳咳其实我觉得这一段可能会有人不理解,就是那种“你走了真好,就再也不用担心你要走了”的feel】

他开始疯狂在QQ上刷叶修的屏,直到那边说了一个地址后才消停。

高一的暑假,他拖着一大堆行李买了杭州的机票千里迢迢地找他。

还想着自己没带什么东西过去是不是不太好。

一个痴人,还怨自己用情不深。

那是一条小小的巷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和潮湿的气味,湿漉漉的地上有陈年的苔藓,头顶上的灰尘在阳光下纤毫毕见,小小的转弯处里横放着一个破旧而巨大的木质沙发,脏乱差的环境让富家公子叶秋好一阵皱眉。

他照着手机里的地址找到了一间屋子,敲了敲生锈的铁门,力道很轻,似乎怕一会它就会烂掉。

门吱呀地开了,站着他朝思暮想的人。

看到那个与自己相似的脸庞,叶秋竟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看着弟弟一下子红了眼眶,叶修有些手足无措,“怎么了,别哭啊。”

“你才哭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乖,听话,不哭,到了时候,自然会回去的。”他用食指敲了敲叶秋的头,柔声道。

“那你一定要回去啊……”语气特别软,就像是哀求。不,就是哀求。

嗯,就让哥哥好好玩吧。玩了这几个月就会回去的了。叶秋想。

他刻意地忽视了在家时叶修玩游戏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眼里闪现的一两点光芒,就好像寂寞的苍穹中难得出现的一两点星光。

“喂叶修你待在外面那么久干嘛啊,卧槽……”

闻声叶修转身,叶秋也理了理自己褶皱的衣服,礼貌地向来人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叶修的弟弟,我叫叶秋。”

“哦……”那人好奇地看着自己,也伸出手回握:“你好,我是苏沐秋。”

 

4.

“叶秋啊,你就睡你哥哥那间房吧,正好我妹妹去上学了都是男的也不怕什么不好意思的对吧,就放开了,当自己家一样。我房间就在你对面,有刚买没舍得开的饼干,饿了就来吃一点吧。”苏沐秋友善地说道。

“谢谢,打扰了。”叶秋点点头,跟着苏沐秋拐进他的屋子。

乱。这是叶秋对这个房间的第一印象,但有种莫名的……温馨感。

“啊,有点乱,看你的混蛋哥哥多可怕啊是吧,就凑合吧。”那人歉意的笑笑,但那清亮的眸子里似乎藏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恩。”

“喏,吃的就在那里,你可以自己拿,咳咳我要弄游戏上的事情了,你随意啊。”

“恩,你去忙吧。”

坐到床边,叶秋开始认真地环视这个房间,一共有两扇窗,一扇挂着陈旧的碎花窗帘,整齐地挂在窗的两边,能透过窗看见外边黑乎乎的天,窗边放着木质的长长的书桌,桌子上有两台崭新的电脑。另一边则是在床挨着的墙上,稍微坐直来就能看见客厅的景象。

他开始想象哥哥在这里生活的一点一滴,是不是没日没夜地玩游戏,随便拿着泡面就混一天了事,要是冬天了会不会忘了穿外套,哦上次带的行李似乎备了几件羽绒,那就还好……

房间里的气氛有种微妙的凝固,一个坐在床脚靠在墙上嚼着饼干想东想西,一个对着电脑全神贯注。

“啧今天洗澡水特凉楼上又在和我们抢煤气了,你上次跟我说的千机伞我觉得还能成,待我给你捎几件橙武来。哦对了我那个蠢弟弟睡了……你在啊。”刚洗完澡的叶修一脸悠闲地擦着头发走进来,看见叶秋的眼神特别平静,没有那种见到最重要的人那种欣喜的目光。

“恩。”叶秋咬下饼干的最后一口,站起身来,“我去上厕所,早点睡。”

“哦,好。”

他没有去厕所,只是像个傻逼一样在厕所门口绕圈圈。

却把内心的所有思绪绕成了死结。

他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发狠地跺了一下脚,似乎下了什么视死如归的决心一般往回走。

【这里估计也有点难懂,咳咳就是我们少女心(x)的小秋发现哥哥离家这么久早就没有以前那样在意自己却发现哥哥与另一个人那么熟稔所以吃!醋!了!】

“哥……”他在窗外轻轻地唤了一声,没有回应,整个房间都有着一股全神贯注的寂静的气氛。

叶修带着耳机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舞动,那速度之快似乎要产生出幻影。而苏沐秋在他旁边凝重的盯着电脑,时不时停下来在草稿本上计算着什么,再皱着眉嘟哝。

随着电脑屏幕上大大的【荣耀】弹出,敲击键盘的声音一下子没了,叶修开心地靠在椅子上,用手推了一下苏沐秋的脑袋,“看哥厉害吧,野图首杀,捡了个橙武,要吗?”

“厉害厉害,快快快给我扒下来!”

“啧别说的那么禽兽啊,你等着。”叶修笑道,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换来了那人并不恼怒的一瞪。

只是两个少年年轻的眼睛里晶亮的温柔似乎像一条在星空下寂静而闪光的潺潺小溪,美而平静,只是通往它的路上布满了荆棘,狠狠地,横亘在叶秋眼前。

心脏似乎被拧了好几下,叶秋努力提醒自己没什么,哥哥开心比啥都好。但眼泪还是像开了水坝闸门一样夺眶而出。

为什么啊……会那么难过啊。

明明哥哥快乐就好了嘛,为什么还要那么小家子气的哽咽啊。

他转身回到房间,悄悄锁上门无力地坐在小小的床上,床垫有点旧了,但是很干净,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烟味没有散去,就和哥哥的味道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那熟悉的味道温柔地进入他的肺,包裹着他缺了一块的心。

房间里再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床头柜上面放了一个小本子,叶秋没有去看,怕看到什么让自己更加难受的事实。

他倒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团,强忍着剧烈的窒息感,以为那样就可以把眼泪憋回去,只是还是忍不住哽咽,抽泣。

不知道你们体验过那种感觉没有,就好像有个人一直在你身边,牵着你的手与你在大雪下漫步然后一起自我催眠一般白了头,他的笑似乎暖的过太阳,于是你从未体验过寒冷的感觉,便以为那是永远他是全世界。

忽然有一天你被冻得发抖手冷得没有知觉才恍然发现他早就站在另一个岔道口,握着另一个人的手,他们互相依偎,取暖,再走远。你近乎于竭斯底里一般疯狂地追过去,那人却连一丝一毫暖和的温度都吝啬于为你留。

似乎有满满的一桶苦涩把他从头到脚淋得狼狈不堪,

“喂蠢货……”叶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叶秋裹在被子里装作没有听见。

“笨蛋?”他感觉到叶修小心翼翼地把头伸了过来,想要看清自己的神情。

“干嘛……”他偷偷地在被子里清了一下嗓子,闷声道。

叶修听出了他浓浓的鼻音,但什么也没说,“嗯,我来拿东西的,要早点睡觉啊。”

“哦,我知道了。你拿吧。”他说,接着又赌气地补了一句,“拿了就走。”

“哦。”他感觉到他在床头柜上拿走了那个本子,发出纸皮和木头摩擦发出轻轻的声响。

然后叶修在床边站了一会,叹了口气,道:“别闷在被子里了,早点睡觉。”

“恩。”

接着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叶秋也叹了口气,原来自己始终不是哥哥心里那个最在意的例外,最后的最后依旧是独自一个人在幻想里编造了一个自我陶醉又自我伤害的剧本,疯子一般喃喃自语,又哭又笑。发现什么都是一场空之后再对着想象出来的湖面顾影自怜,借此显得自己如此可悲。

事实上也的确可悲。

哥哥啊,你不是说……不会让我,受伤的吗。

而他依旧做不到不在意哥哥。坚持了那么多年,说那是习惯也未免太肤浅。独自一人的思念早已深处骨髓,掺杂在呼吸间。

 

5.

高中的后来两年,叶秋基本都在匆忙中度过。

学业重是一个回事,自己不给自己留时间也是一回事。这样,就和远在杭州的哥哥再无任何关联似的,忙到没空想他。父母看见这么认真的叶秋,也特别欣慰,算是抚平了叶修离家对爹妈的伤害。

哥哥你看,我唯一能为你做的,还有最后一件帮你弥补过错的事情,居然还是在你离开的前提下。

说起他想起他叶秋也只能在心里默默苦笑一下,谁叫他们注定如此,谁叫自己那么喜欢他呢。

 

打破这一切静寂的导火索是叶秋一次无聊上QQ。

那个熟悉的头像在聊天窗罕见地主动闪着。

打开来只有一句话:“沐秋走了。”

却把叶秋吓得不轻。

他和那个名叫苏沐秋的少年没有太多的交集,放在学校也就是那种相见互相点头然后再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的那种关系。但他知道那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善良的人。

因为是哥哥最喜欢的人啊。

他一直都羡慕着他,一直都。

他怎么都想象不到这种戏剧性的东西居然会在自己最亲的哥哥身上发生。

有点手足无措。

最后还是特别没趣地打上了两个字:“节哀”,不过也是他心情所有的诠释了吧。

叶秋不是圣人,也不是玻璃心,做不到每个不相熟甚至不认识的人去世的时候都要特别悲怮。

他只担心哥哥,会不会承受不住。

他多希望自己能够再有脑细胞一点,再懂得交际一点,再明白多一点怎么安慰人,他不想哥哥不开心。

“没事。”

“他的荣耀继续不了了,我来替他走完双人份的路吧。”

叶秋看着哥哥打来这两句不符合他嘲讽形象略矫情的话,第一次没有回复他。

其实他们都一样,让某个给予自己最多温柔的人住进心房,然后在无数个没有那人的黑夜中描绘他的模样。

只是最大的讽刺不过是,他们同样苦涩的爱,画不出同心圆。

 

6.

再次见到哥哥,已经是十年后的春节。

他还是老样子,不知疲倦地玩着荣耀,一半是因为梦想,一半大概是为了那个人留下的年轻的执念。

叶秋早就没了十几岁的稚嫩,看见他的时候成熟了的他也多了几分沉稳。

他从哥哥脸上没有看出什么悲伤的神情,也对,都十年了,他们两个都习惯了独自一个人了。

嘛,都春节了,就开开心心的过吧,好久没有和哥哥一起迎新年了。

他想待久一点,就好像曾经那样,和哥哥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哥哥居然还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而太开心了,啥都往嘴里送,不胜酒力的他很快就昏昏沉沉。

他一连做了两个梦。

一个梦是哥哥把自己扶到他的卧室里,细致地给他整理好,盖好被子的梦。

第二个梦他梦到了七岁的新年,自己因为玩得太疯而发烧了,躺在床上苦闷地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年幼的他第一次有了落寞的感觉。

他依稀能听到紧闭的门外面透出几个亲戚和父母高昂的谈话声和笑声,自己只能忍着隐隐作痛的头部和百无聊赖的寂寞,什么也不干。

在他一个人望着窗外飘落的白雪一个人叹息自己的寂寞孤寂的时候,叶修进来了,端着一碟好吃的。

叶修估计是以为自己睡着了,便很轻地把碟子放在书桌上,悄悄地走到床边。

叶秋也想骗一下哥哥,就闭上了眼睛,假装睡得很熟的样子。

“叶秋?”叶修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没有回答,只有那人均匀的呼吸声。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悄悄地靠近,叶秋能感受到渐渐靠近的那人变得急促的呼吸声,甚至连他身上羽绒服和刚刚洗完澡的发香都能闻得到。

但当他就要吻上他的唇时,突然听见“哈!”的一声,心脏都要被吓飞了。

“靠你个熊孩子!知不知道你哥我的心脏不好啊!”

“哈哈哈哈哈蠢货这就被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混账哥哥终于被我骗了。”

“啧……”叶修皱着眉敲了一下叶秋的头,眼里却是有如今叶秋想要也得不到的温柔。

一个靠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一个黑着脸瞪着他,谁都没有提起在打破沉静之前各自内心都莫名萌发出的悸动。

然后,一辈子都没有再提起了。

 

他猛地坐起身来。

房间浓密的烟味让他莫名的安心。

他看了看表,还早着。但是要快点回家了,新年还是要陪爸妈的。

哥哥会回来的,也许明年,就能一起过春节了呢。做了两个好梦的他欣慰地想道。

也许你曾经有那么一秒钟对我忽然动心,即便不会再继续,我也对上天给予我的那一瞬间,感激涕零。

 

“哥,你来了。”

“嗯,一年不见又蠢了,”叶修笑道,揉了揉身边瞪着晶亮的眼睛看着叶秋的小男孩的头发道:“这熊孩子今天一早就嚷嚷着找弟弟玩,还跟我闹呢。”

“滚滚滚你才蠢,看你儿子都比你好,不欺负弟弟,学学人家。”叶秋看着开心地跑远了的孩子说道。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

“什么时候都在欺负好吗!”

接着就是一阵各怀心事的沉默。

“哥。”

“恩?”

“以后,千万别让他丢下弟弟离家出走了啊。”

“……”

“被丢下的那个人,会很难过的啊。”

 

“哥哥!”

“干嘛啊。”

“你喜欢我吗?”

“你是我弟啊,怎么会不喜欢啊。”

“那我也喜欢哥哥,我们一直在一起好吗!”

“笨蛋,”叶修习惯性的用食指敲了一下叶秋的头,“我们当然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那天忽然灿烂的阳光把一切都镀成金黄,他的唇触碰到他脸颊的瞬间仿佛就是叶秋这一辈子最鲜活而永恒的地老天荒。

自那以后,再无其他特殊的温柔。

 

他感觉脑门忽然被熟悉地弹了一下,“不会再丢下你了,笨蛋弟弟。”

沉浸在回忆中的他他猛地抬头,看着那人熟悉的笑,竟泪如泉涌。

可是啊哥哥,这又谈何容易呢。我们不是早就回不去了吗。

【我就说,我怎么会甜呢【↑太亲妈了


评论
热度(17)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