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好友提到他那条暧昧不清的说说时,调侃的语气里带着点小心翼翼。似乎不愿多提,似乎又有些好奇。
这些年来我们鲜少提及他,零星的那么几次我也表现得十分淡然,似乎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也放下了。
我也始终觉得,理应这样的。
本该如此的。
可是听到那个名字,我还是没由来的心一跳又一揪,想起昨晚的自己停下划动屏幕的手,愣在那条说说的瞬间。
我下意识地装傻,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只好装作恍然似地想起。“是是,我看见了。”
“他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我怅然,心狠狠一沉。
不要说出来啊,这个我已经笃定于心的推论。
“哈哈,或许吧,谁知道呢。”我笑了起来。
“唉,大家都变了,就剩我们两个单身狗了。”机油这么说,于是话题又变成了两个单身狗的控诉。
我始终笑着,心情渐沉。
与机油道别,我转身一人上了天桥。
冬风带着刺骨的冷意迎面袭来,即使已经用羽绒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面对冷漠的疾风也依旧无处遁形。
真冷啊。
你还是穿得那么少吗?你会帮你的那个她披上围巾吗?你会牵住她的手吗?
在无数个有她的瞬间,你会……想起我吗?
那些远去的豆蒄之年的,已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的回忆,突然开始呻吟,开始挣扎,翻滚搅动,似要突破那层被时光埋没的紧实的封口,在我的心中肆虐。
这些年里,我不是没有试过被想念填满的日子,每日每夜,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些年,再想下去就变成了那个你。
最好的那些年,最好的那个你,最好的我们与回忆。
倒真是应了那段歌词:“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那段时间,所有的回忆像是死灰复燃的恶灵,带着那些令人窒息的无措与心痛一直缠绕在心里。所有模糊的记忆都变得鲜明,曾经不曾注意的细节都变得纤亳毕见,带着他少年特有的稚嫩的温柔,一点一滴,落下时都如雨滴一般轻,落到心间时又如鼓点一样重。
原来曾经,你是真的喜欢过我的。
原来那些我自认为是满满恶意的欺负,都是你不曾言说的,不愿表现,又不愿不表现的,最干净的真心啊。
你未对我有什么暗示,那全靠我来猜,而当局者的我更是一个迷路的人啊,你的一字一句,一颦一笑,就已让我的灵魂为之跳舞了,我又怎么能懂呢。

评论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