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宇霖】错误(起名废)

于我归处:

借的微博“小粉熊zq”小可爱看到一个的梗, @子渠 超可爱,看到了想写下来


虽然台湾应该不这么付款?哈哈


不太会用lofter,梗打文字版:


“在便利店边想事情边付款,收银员小姑娘放下扫码枪,说,你想认识我啊?
我低头发现自己出示的是加好友那个二维码。”






“哇柏宇你知道吗!”


“……什么?”


施柏宇又一次被身旁的女生打断思路,就差最后一步了。食指扣了扣太阳穴,说真的他并不想知道。


丽琪兴致冲冲的晃他的胳膊,“杨孟霖在食堂西门的便利店打工哎!”


施柏宇有点无奈。最近不知怎么,这个名字像是魔障一样在他的周围不断被提起,他淡淡的回道,“……噢。”


和他的冷漠很不相称的,丽琪整个人兴奋得快飘起来了,“孟霖哎,杨孟霖!”


……最后一步到底是算错了。施柏宇干脆放下手里的笔,正式和丽琪开始双方面的沟通,“噢。不过他到底是谁?”


“他……”丽琪的热情瞬间被施柏宇浇熄,埋怨他道,“哎不是吧你连他都不知道!”


施柏宇题算错不说,还要被罪魁祸首一脸“你到底是有多迟钝”的表情鄙视,心里微微的不爽,全校这么多人他应该都要记得吗?


“英语系的那个帅哥哎,”丽琪聊起杨孟霖,开心的直拍桌子,“你俩还隔空battle来着!”


“bat…”施柏宇抽动了一下嘴角,笑得十分微妙,“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R大的推送噢,你都不看关于自己的消息的吗?”丽琪真想看看眼前这个人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进去,“什么最人气男孩还是什么最受女生欢迎……哎呀反正就是那挂啦,你们俩个人气一直相差无几哎……”


柏宇平时从不在意这种奇怪的排名。不过今天莫名觉得不想输给他,“那最后谁赢了?”


“杨——孟——霖——咯。”丽琪也不知在自豪什么,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你还差一点。”


……


“他长得真的超好看的,你要不要看看?我有存照片噢。”丽琪边说边掏出手机来。


“算了。”


施柏宇隐约的不满不知道从何而来,没转笔的那只手挡住了她,“不感兴趣。”


“哇你这人真是……”丽琪翻他白眼,“我要去西门的便利店,你要不要去?”


“绕那么远?”施柏宇挑眉,调侃她,“哇你这人真是……”


“不去算了啦。”丽琪拿起书包,倒着走,跟他告别,“好好算题,回头借我copy一下,拜~”


施柏宇撇着嘴无奈的摇摇头。再次回到他刚才算的题目,勾勾画画了半天,发现根本想不进去。


“都什么啦!”施柏宇烦躁的摔下笔,“我到底差哪一点?”



他可能跟“杨孟霖”这三个字有什么仇。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是范少勋,万年运动达人说起昨天一起去运动房的搭档杨孟霖,突然戳中笑点,


“哈哈究竟什么体质能把自己绊倒啦,健身耍赖也是很可爱咯。”


施柏宇从来没见过耿直如范少勋点评一个男生可爱,吓得手一抖冰激凌整个歪着脖子扣了下去,甜蜜蜜的奶香还萦绕在鼻尖,他却眼睁睁目睹整个自由落体过程,无力回天。


“你手怕是有什么问题噢?”


范少勋边吃冰激凌边笑话他。


杨孟霖是可爱,他就是手有问题。施柏宇深深深呼吸,咬牙挤出来一个微笑。


第二次,是他们一起学习。


范少勋英语废,学到直抓狂,“这这又是什么语法啦?怎么能这么用?干嘛选c啦!”


施柏宇凑过去看了一眼,“哎这题我……”


“问杨孟霖啦!”


卢彦泽一边翻书一边说。


你们怎么都认识杨孟霖!


“他是学霸咯。”卢彦泽头也不抬。


学霸就坐在你面前好吗!


施柏宇内心千军万马尘土飞扬,槽不知从何吐起,憋到内伤。



吴珝阳周六早上给他打电话,约他逛街。


吴珝阳是模特,跟他一个公司的,两个单身的大男人没人陪,经常勉强凑个伴出去买衣服。虽然勉强,不过不得不承认吴珝阳眼光还不错,他帮施柏宇的搭配都蛮帅,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就连施柏宇自己也忍不住自恋一下,“哇偶哇偶,好看内。”


店员小姐姐看到呆,一套推销理论悉数忘光,开口只记得感叹,“……哇塞先生,超帅的!”


不夸张的说,施柏宇在店里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他上过几回电视,有人能认出他也正常,吴珝阳瞥见店里其他人都在偷瞄他的同伴窃窃私语,还有个拿出手机偷偷照相的。他有点小自豪,“这家伙是模特噢,很帅的。”


“噢!”店员小姐姐一脸原来如此,“我就说先生气质怎么这么好!”


施柏宇快不好意思了。“我去付款。”


走了两步又回来了。“哎,你看,”他发现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眯了下眼睛,下巴扬了扬,小声说,“收银员长很帅啊。”


吴珝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清秀秀气的男孩子,正低着头扫码。帽子遮住他半边脸,隐约能看见少年高挺的鼻梁和弧度美好的下颌。


“哎?”吴叔叔有点诧异,印象中施柏宇从没背后八卦其他男生的颜。“你娱乐圈白混了是不是,这种程度你至于吗?”


施柏宇听完突然有些不悦。他马上就反驳他,“不一样啊,他气质很干净。”


一旁的施柏宇莫名陷入“确认过眼神,是能让他傻掉的人”,吴叔叔直翻白眼,“你现在还学会一眼看透本质了?”


“没啦。”他现在回话都不看吴珝阳了,“感觉而已。”


吴叔叔觉得很危险。“……你难不成要下手?”


“瞎说什么。”


施柏宇移不开视线。“单纯欣赏。”


骗鬼。吴叔叔默默腹诽,说之前不能先把眼神收一收?


施柏宇心情很好,“我去结账啦。”


他确实没什么非分之想。刚刚有一瞬间和少年对视,真的是气质干净的人,眼睛不会说谎。少年冲他职业性礼貌的点头微笑,眼神水波一样荡过去,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


施柏宇把衣服递给他的时候,没好意思抬头直视他。小帅哥伸出手接过来,“支付宝还是微信?”


声音也好听的哎。“……微信。”


“好。”店员拿起扫码枪,“点开付款码,我扫您噢。”


“柏宇!”吴珝阳在镜子前喊话,左右手各挂一件衣服,来回在身上比量,“你看这两件哪一件更好看?”


施柏宇低着头摁手机。“你等我一下。”他把二维码点开递了过去,对方从他手里拿起手机,这才回过头看吴珝阳,他看了两眼。


“没差啦你那么帅,都很好看。”


吴珝阳:“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看!”


……施柏宇尽量让自己笑得真诚一点,“真的,都很好看。”


吴珝阳一脸“我信你有鬼”的表情,施柏宇笑出声,无奈的摇摇头。


“先生?”小帅哥突然叫他。


“什么?”


施柏宇转过头来,正好撞见了小帅哥注视着他的眼睛。施柏宇一窒,收银员托着手机递给他,礼貌的微笑,“是想认识一下吗?”


……啊?施柏宇接过自己的手机,低下头发现他出示的竟然是加好友的二维码。这什么!


施柏宇十分尴尬,难不成他心里所想的具象化了?失误的这么有水准你是有多急切想认识人家啊,“啊真不好意思,”他耳根通红,“点错了。”说完就要退出界面。


“等一下。”


帅哥突然伸出手摁住他要收回的手腕,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他扫了施柏宇的二维码,确认,互加好友,施柏宇接到“新的好友”通知立刻点下同意,整个过程十分流畅,少年眯着眼笑很甜,


“我叫杨孟霖。”


杨孟霖。


好像羽毛扫过,施柏宇突然觉得手腕酥酥麻麻的痒。


施柏宇发了新的朋友圈,是他试新衣服的照片。阳光的男孩怎么自拍都好看,迷之拍摄角度也能get到他帅的点,校园红人下面一连串的点赞和评论。


卢彦泽眼尖,一眼就看到杨孟霖的评论:帅的噢😊


杨孟霖完全是出于对他兼职工作的额外服务,谁知底下看到的人心里波澜起伏。


“哇这个世界也太其妙了吧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


施柏宇十分淡定的回复不停冒出的私信,“惊讶什么啦,我认识人很广的好吧。”


转头把杨孟霖的评论截了图永久收藏。


卢彦泽干脆建了个聊天组,拉孟霖和施柏宇进来,“真神奇哎,你们不是竞争关系的吗哈哈哈哈”


杨孟霖:“谁说的?”


施柏宇:“为什么竞争关系?”


卢彦泽:“网络上的那个排名啊”


杨孟霖发了一个“晕倒”的贴图。


卢彦泽:哎我采访一下你们真不会掐起来的嘛哈哈哈哈


杨孟霖面对卢彦泽的调侃,回复道:“会噢,一起掐你。”



杨孟霖早在之前就知道了施柏宇。网上的什么排名他也看过,虽然对结果并不在意,但是他还是拿施柏宇图片问了卢彦泽,“这个人是谁?”


卢彦泽瞥了一眼。“噢,施柏宇噢。”他凑过来,“怎么放了这张照片,很丑哎。”


“噢?”


杨孟霖挑了下眉。


“他不太上镜啦不知道为什么。”卢彦泽看孟霖蛮感兴趣,就说的多了一点,“他私下比照片帅啦,兼职是模特,篮球打的还好,性格也超可爱,现实版黄濑凉太了解一下喽。”


“噢~”孟霖拉长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巧合的是,他在周末兼职的时候真的看到了真人版施柏宇。如卢彦泽所言,本人比照片帅的多,大男孩身高抢眼,皮肤奶白奶白的,一进门就足够吸引大家的目光。


真是……不自觉的勾引人啊。


他收款的时候,忍不住朝他那边瞥了两眼。


暗暗好奇的心思直到施柏宇走过来付款,少年把手机条形码递给他,就回过头去和朋友说话。


孟霖想法火光一样打过,他手比脑快,转而退了施柏宇手机的付款界面,扫一扫点开他微信的“我的二维码”。


孟霖心跳超快。


他把手机递过去,觉得自己手有点抖。“先生,”


应该不会被发现……孟霖十分忐忑的等着他接过手机。


“是想认识一下吗?”


孟霖深呼吸,微笑着说。



后记一则


又一年夏天,施柏宇和杨孟霖一起上街,看见街边有卖冰激凌。他突然不知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遗憾,没头没尾的指着冷饮店,跟孟霖说,“孟霖,你还欠我一支冰激凌哎!”


孟霖一懵。“……齁?你在说什么?”


“很早之前你欠我一只冰激凌啦。”


“啊?”孟霖陷入回忆,“……有吗?”


“嗯。”施柏宇很认真的点点头。


孟霖皱着眉,想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他也热得烦闷,……算了,估计他就是想吃,“想吃什么味,我去买。”


“孟霖!”


施柏宇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笑道,“不是这么还啦。”


孟霖完全被他绕晕了,“你今……”


柏宇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嘴唇。


当年萦绕在他鼻尖的甜甜的奶香都快成怨念了,施柏宇亲完,舔了舔嘴唇,“哇,果然是奶油味……”


孟霖被他吓了一跳,通红着脸瞪他,“你今天犯什么病奥?”


奈何一双眼睛被亲得水波流转,白眼翻的都勾人。柏宇傻笑,低下头安抚的又亲了亲他的眼皮。


热的不要不要的夏天当然和冰激凌和杨孟霖最配啊。

评论
热度(176)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