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白日梦想家:

(宇霖同人)‖《密令031》(完结)


*校园au,私设
*ooc
*一发完,长文预警
*不上升真人
*文中背景参考大陆的高考模式,台湾小伙伴见谅(没错,就是因为懒🙃)



(一)任务进行第一天


五月,对于即将要高考的的同学来说,真是非常不美好的存在,天气的燥热心里的躁动,全部都被压制在浩如烟海的题海和考卷里。即使是课间,气氛也很沉闷,除了昏昏沉沉想睡觉的同学,就是一批抓紧一切时间学习的人。


高三(6)班的班主任韩黎是一个还不到30岁的魅力男青年,也是高三才开始带他们班的物理老师。虽然对方蛮帅的,但是鉴于他物理老师的身份,班里的女生对他简直又爱又恨。比如此刻,如果他只是静静站在讲台而不上一会儿的物理课的话,女生们保证对能对着那张脸看一节课还不困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同学们,清醒一下,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叫杨孟霖,接下来他会和大家一起渡过高三的最后一段时间。”韩黎说着拍了拍杨孟霖的肩膀,示意他给大家打招呼,在看到对方没有任何想说话的欲望后也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吧,他可能有点害羞,大家慢慢认识吧。那...你坐最后一排吧,施柏宇同学旁边。”说着指了指最后一排唯一的一个空座位,脸上的笑容也更加诡异了。


而被点名的施柏宇终于抬起了头,就和自己的未来同桌对视上了。“这个人的眼睛还挺好看的,”施柏宇忍不住想,“太好了,自己终于也有同桌了。”


因为自己的个子最高,班里的同学又刚好多一个,所以一直以来施柏宇都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性格好,长得也不错,施柏宇的人缘一直很好,可是每次看到前面的成双成对的同桌们各种说小话,传纸条的时候,施柏宇还是有一点点羡慕的。


你有没有经历过那种窘迫地想要钻入地底下的时刻?比如,作为一个成年人你要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起上课,是很认真的那种上课,你们要谁更听话,一起争小红花那种...虽然知道这个想法非常的扯,可是一步步向施柏宇走去的杨孟霖真的有一种尴尬的要死的冲动,非常后悔自己怎么就被君姐骗过来做这次任务了,自己一个25、6岁的人怎么可能混在一群未成人里毫无破绽?看着对自己笑得一脸开心的施柏宇,嫌弃的把这名字念了三遍,“就为了保护这个小屁孩,太丢人了!”


没错,杨孟霖不是普通“转学生”,他真实身份是SG安保服务公司的一名保镖。而三天前,公司接到一单任务,雇主希望他们公司出一个人贴身保护自己马上就要高考的儿子的安全,前提是,不能让他发现。所以,当君姐把这个任务扔给自己的时候杨孟霖简直一脸懵,让自己一个高考完七八年的人再去经历一遍高考!?简直没有人性好吗?关键是自己当时还是以体育生身份高考的,所以文化课除了英语全都惨不忍睹,怎么装学生?打死也不去!


当然,不打脸是不可能的。在君姐天花乱坠的把杨孟霖夸了一通之后,刚刚坚定的人立刻对君姐表了绝对完成任务的决心。而君姐偷偷松了一口气,夸奖当然要夸张的讲啦,其实让他去只有一个原因,全公司都默认的原因,身为一个保镖,杨孟霖真的长得太娃娃脸了,气质又没有任何杀伤力,穿上学生装,分分钟装18有没有,至于其他人?装老师都会吓到小朋友们。


而此刻唯一对这张极具欺骗性的脸没有知觉就是这张脸的主人了,从讲台走到最后一排的距离,杨孟霖又紧张又窘迫的感觉脸都在发烫,“还好只有31天,就这一个月,杨孟霖,撑住啊!”杨孟霖这次的任务的名字就叫“密令031”,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算起,到施柏宇高考那天结束,正好31天。


无比艰难的走到座位坐下,迎接他的是一个年轻而热情的笑脸,“你好,我叫施柏宇,最后一个月,一起加油,好好学习~”


“好。”学习是什么,能吃吗?哥从来拼的都是拳头,不是智慧好吗?话说下节课是物理?如果学习生活距离杨孟霖50米,那物理一定离他一千米!曾经作为体育生,只和文科生一起上过课,学个屁的物理嘛!心里的碎碎念根本停不下来,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浇灭了自己同桌的一腔热情。“还有这个韩黎,明明是除了校长之外唯一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刚刚还给他难堪,说自己一个成年人面对一群小孩害羞...干!”


『自己的同桌很冷漠,一整天一句话也没说,更别说期待的讲小话传纸条了...』放学的时候,施柏宇有点失望,自己好像遇上了交友的滑铁卢,对方还是自己的同桌。想到刚刚自己有一段板书没跟上,看他在认真听课做笔记,本来想看看他的,结果他的反应超大的直接把笔记撕了...哎...自己不会被他讨厌了吧?


讨厌是不可能的,记笔记就更不可能了,那么杨孟霖到底在写什么?可能只有垃圾桶里那满满一张纸的fuck知道了。


“那...杨孟霖,我先走了,拜拜~”没有指望得到对方的回答,礼貌驱使下,施柏宇还是跟对方说了一声。


“等一下!你要回家了?我们一起走吧。”毕竟杨孟霖的任务是从学校到安全把施柏宇送到家为止。


“诶?...好。”


说要和施柏宇一起回家竟然就真的只是和他一起回家,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跟在他右后方半步远,甚至施柏宇都快到家了对方都没有停下,让他忍不住有一种杨孟霖要跟到自己家的错觉。“那个...你家也住这附近?”


杨孟霖不说话其实是职业习惯,施柏宇要是不问他,他都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扮演的身份了,“呃...对啊,好巧,你也住这边啊?”


难道不是你一直跟着我的吗?施柏宇忍住了想吐槽的冲动,“是很巧,我已经到家了...”施柏宇指了指面前的别墅,“那...”


“到了呀,那再见咯!”说完杨孟霖转身就要往回走,愣了几秒,又回过身,指指前面的路,“哈哈,那个,我家,还要再往前走。”


“哦,那明天见。”明明应该很冷漠,为什么却感觉他竟然有点傻乎乎的。错觉吧,一定是没休息好。


而等到施柏宇进去之后,那个刚刚说要继续往前走的人,却飞速返回,向刚刚来时的路走。


(二)任务进行第二天


“杨孟霖,交作业。”杨孟霖刚刚到学校就看到昨天恍恍惚惚好像介绍自己是什么组长之类的一个女生来找他要作业。


“什么?”


“作业啊,物理、化学一张卷子,数学18到24页练习册,还有语文英语的阅读...”


“什么?!”


“干嘛老什么什么的?你不会没写吧...”


“那个...你先等我十五分钟,我一定交”带着礼貌而不是尴尬的微笑,杨孟霖终于劝走了对方,但是作业这种东西,杨孟霖怎么可能写!


“施柏宇,快,江湖救急,把你作业给我抄一抄,不对,你帮我抄一下化学和数学,我抄英语和语文,救命啊!”施柏宇也是刚刚才到,结果书包还没放下就被自己的同桌拉住噼里啪啦的一顿求救,只能茫然的先把自己作业全部拿了出来。


“靠北啊,怎么这么多作业!大哥你不要愣着,帮我抄一下啊!”


“哦哦,好...你怎么什么作业都没写啊?”


“我怎么知道还要写作业!?”正在抄语文阅读的杨孟霖,头都大了,“你这字也太难认了吧?阅读又不是作文为什么答案这么长?...”


『高中生怎么可能不写作业?』看着边抄作业边急得快要跳脚的杨孟霖,施柏宇替对方抄着化学,心里竟然感到了欣慰,『原来这才是自己同桌的本来面目,和昨天判若两人嘛。这才是正常同桌相处的模式~』


“傻笑什么呢?把数学给我,你快抄化学。”还好英文阅读都是ABCD,不然十五分钟根本写不完啊。


经历了一大早那阵水深火热的补作业的刺激,杨孟霖从第一节课开始就昏昏沉沉的,连像昨天那样装模作样也做不出了。


看着杨孟霖把书立在自己前面做掩护,努力不趴倒,但眼睛却睁不开的样子,施柏宇无奈的笑了笑。


“下课啦,起床!”


施柏宇故意很大声的吓这个连老师下课走了都不知道,还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变的人。杨孟霖立马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知道被耍以后不满的看了施柏宇一眼,可惜配上他的长相,装狠警告的眼神怎么看都有点萌。


“说实话,我觉得...你...有点怪...”


“怎么了?哪里怪?”这下杨孟霖彻底清醒了,连脸色都变了变,难道这就暴露了?可是自己才来了两天...


“怪可爱的。”施柏宇忽然笑开了花,杨孟霖甚至只觉得他笑得眼睛都只剩下了一条缝。


“你...你神经病啊!”


“你怎么了?干嘛感觉很紧张?”


“呵呵,有吗?”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屁孩都在想什么,说话有这么断句的嘛!


“你从刚刚就在折你的书,这一页已经被你弄皱了...”看着杨孟霖触电一般撤回了手,施柏宇又一次笑得很开心。这个人怎么这么有趣啊。


放学后。
“我今天先不回家,要去图书馆写作业,你先走吧”


“哎?我也去!”杨孟霖想了想不能太刻意,又解释了一下,“我是因为,怕我自己回去不会写作业...”


“好啊,那一起吧”


可是到了图书馆不到半个小时,施柏宇看着刚刚还声称要写作业的人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明明是自己要来学习,结果一到图书馆就坐立难安的样子,好不容易把书打开,才看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过施柏宇要是知道杨孟霖这辈子第一次去图书馆就为了陪他不知道会不会感动呢。但是指望杨孟霖看书...还是算了吧。


过了很久,睡得不知今夕何夕的杨孟霖突然惊醒,就发现对面人不在了,但东西还在。杨孟霖一下有点紧张,暗骂自己警觉性竟然低到这种程度,话说看书真是比嗑安眠药还管用啊。于是赶紧起来准备找人,结果一回头发现对方正在隔着两张桌子的地方和一个女生不知道在说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讨论题目吧。看着施柏宇脸上挂着温柔的笑,但肢体却一副想靠近却克制的样子,杨孟霖忍不住笑了,有趣。


等到施柏宇再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就看到杨孟霖一脸很有故事的样子看着他。


“诶?你醒啦!我作业写差不多了,你还要多待一会吗?”


“不用了,我们走吧,噢,对了,把你作业给我”杨孟霖可不想明天早上也那么匆忙。


“好。”


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又陷入了一种没话可聊的状态,施柏宇觉得有点尴尬,想努力找点话题。“那个,你物理作业是要自己写吗?所以,你喜欢物理吗?”


“我怎么可能喜欢物理?!我是不用写物理作业...对了,你是不是喜欢林也美?”虽然杨孟霖这两天跟班里同学没说过多少话,但他一直在观察他们,所以勉强记住了刚刚和施柏宇在图书馆讨论题目的那个女生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施柏宇很吃惊,他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结果这个人...自己有那么明显吗?


“眼光不错嘛,长得是挺可爱的,性格也很乖很听话的样子,是蛮不错的”对于杨孟霖这种经验十足的成年人来说,施柏宇不要太明显好吗?简直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


于是接下来的一路,杨孟霖就静静听着这个怀春少年讲述自己一直以来甜蜜的烦恼,那故作矜持又难掩笑意的样子,是典型的青春期暗恋没错了。忍不住感慨一句,年轻真好啊...


(三)任务进行第七天


浑浑噩噩一周之后,杨孟霖竟然真的有几个瞬间会恍惚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高中生,回到了当年高中的时候。


而作为一名高中生,考试成绩自然成为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


“杨孟霖!你说说你怎么回事?老师可以体谅你是一个转学生,但是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你这个成绩怎么上大学!你看看你,化学才考了37分,你知道你同桌多少分吗?97!你俩正好相差了一个及格线!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作业是不是都是抄施柏宇的...”


听着化学老师滔滔不绝的教诲,杨孟霖其实很想说,何止作业是抄施柏宇的,连他能考37分也是凭借过人都眼力和镇定的心理素质得来的——说白了还是抄的施柏宇的。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万一把那个年纪一大把的大妈气出毛病来,就不好了,于是本着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原则,杨孟霖主动认错希望结束这次化学老师单方面的碾压行为,“老师,我知道错了,下回我肯定好好温书~”


幸好不知道是因为看杨孟霖长得可爱还是看他认错态度良好,化学老师竟然真的放过了他。


当高中生真是太惨了,一直到放学杨孟霖都很认真的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让他选择人生可以重来但是要再经历一遍高考,那他一定会拒绝。


“喂,别闷了,去打篮球吧”施柏宇不知道杨孟霖真的只是发呆而已,还以为对方因为化学考试没考好而伤心呢,所以想邀对方打篮球缓解心情。


“打篮球?...好啊”可惜一心想要重温高中打篮球时的快乐时光的某人完全没有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听到提议只顾得高兴的摩拳擦掌了。


“靠北啊,不打了,小屁孩今天算你走运,我太久没打了,不然虐翻你!”其实也只是在干话而已,两个人打了一个多小时了,杨孟霖没有一次能成功地从施柏宇手里抢走球,结果就是越打越躁,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这下心情是真的不好了。想当年哥也是靠篮球迷倒一大片妹子的存在啊,果然岁月不饶人呐...


看着打着打着突然就爆了,爆着爆着自己又佛了的杨孟霖,施柏宇只觉得好笑。尤其在看到他把自己像一条咸鱼一样生无可恋的瘫在足球场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在他躺的位置旁边坐下。“你...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难道不是应该问我心情有没有变差吗?


“我觉得你考试没考好完全是因为你不想好好学,”施柏宇很认真的看着杨孟霖,“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难道你没有什么梦想吗?”


『成为全国最厉害的保镖。』但是大人的梦想是不能告诉小朋友的,所以杨孟霖当然也不会告诉施柏宇,“哦~所以,你找我打球是为了安慰我?”杨孟霖终于理解这个人的思维,“你不用担心啦,我又不在意”


“我知道,因为你好像什么都不在意...本来大家都说你能在最后一个月转学过来肯定学习很好,结果...然后就有很多人说你肯定是靠着什么关系进我们班的,可是大家对你的议论对你一点影响也没有,而且即使到了现在高考只有二十多天你也还是想听课听课,想写作业写作业,好像也不在乎考试怎么样,说实话我好像没见你在乎过什么东西...”


“我在乎...”这个学校里的话,“你啊~”


你的安全。


“我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话欸”


“哦。...那你呢?你有什么梦想吗?”其实杨孟霖还真有点好奇,这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这么努力学习是为了什么。


“我...我喜欢化学,我将来想考辅大,学化学,然后开一家化妆品公司”杨孟霖猜,施柏宇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说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光彩,让人移不开眼睛。“不过,我爸希望我去国外读经济,...但我不想出国。”


看着施柏宇说着说着像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大狗狗一样消沉下来的样子,杨孟霖坐了起来,离施柏宇的距离更近了一点,然后哥俩好地把手搭上他的肩膀。“不想去就不去咯!人生是你自己的,又不是你爸的,而且你还年轻,现在就放弃了选择的机会,将来会后悔的...信我,只要经济自由了,你的人格自然就自由了,如果现在妥协,一辈子就只能被压抑”


“你不懂...我爸他很专制的,根本不会给我选择的机会。”


“我不懂?!是你不懂好嘛,你知道有选择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吗?你可以选择出国读经济也可以选择在国内读化学,你可以选择向喜欢的女生告白也可以选择继续暗恋,你这么年轻,可以做你爱做的事,追你喜欢的人,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好,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人,根本就没得选,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所以,你只要想好自己要做什么就好了,不用犹豫,不要被别的人限制,懂吗?小屁孩?”关键是杨孟霖觉得施柏宇对他的爸爸是有误解的,如果他爸真的强制的要让他出国,也不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宁愿雇保镖也要让他完成高考,想来就是为了尊重他的选择吧。


“喂,你才多大啊,就叫我小屁孩...”其实说真的,这还是施柏宇第一次这么真诚的和一个人谈论自己的困扰,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放松和解脱,竟然还有点感动,所以只能用开玩笑的方式驱散自己的矫情。


“反正肯定比你大!”


“不可能,我马上就19岁了,我在咱们班年龄是最大的...所以你到底几岁?”


“干,不告诉你,赶快回家吧”


“说一下年龄又怎么样?你是女生吗?还在乎这个?”


这是杨孟霖第一次觉得施柏宇聒噪,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固执,一个年龄问题竟然被问了一路,以至于最后为了让施柏宇赶紧进家门杨孟霖不得不丢掉所有羞耻心,才从嘴里憋出了“18”这个数字。


一定要找君姐加钱,这破任务保护雇主安全,写作业,开导小朋友就算了,把自己的脸放在地上摩擦才是最痛苦的啊。


(四)任务进行第十二天


“我想跟林也美告白。”


“蛤?真的假的?”


“你前几天不是说要我喜欢就去告白吗?”


自己有说过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吗?杨孟霖简直一脸迷茫,不过本着不泼冷水的原则,还是给施柏宇毫不走心的加了个油。


放学以后,又一次来到图书馆,为了不妨碍施柏宇的告白,杨孟霖特地找了一个离俩人最远,却刚好能看到俩人的地方。


嗯,开始低声聊天的氛围不错...


咦?施柏宇好像在写纸条,表情很紧张的样子,杨孟霖忍不住想笑,高中生告白招式就是又土气又单纯啊...施柏宇也太逊了吧...


OK,纸条递过去了,然后林也美在纸条上也写了什么东西递给施柏宇...怎么感觉不太对,女孩子被告白不是应该害羞吗?...


看着施柏宇看到回过来的纸条时脸色都变了的样子,杨孟霖觉得自己不用猜了...看来又要安慰小朋友了...


费力的跟上表白被拒之后就气呼呼的拿着包走的飞快的施柏宇,杨孟霖再一次对于对方腿比自己长感到不满。


“喂,没那么严重吧?不就被拒绝了一次吗?反正她也没有男朋友,等到高考结束,你好好准备之后再告白成功率肯定很大。你今天告白的那么突然,还一点也不浪漫,被拒也是正常的啊...”一方面是杨孟霖的经验之谈,另一方面杨孟霖还是有点担心会打击到对方备考的心情,所以想给他留一点希望。


“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于是杨孟霖便一声不吭的跟在施柏宇身后。结果,被前面突然停下来的人吓了一跳。


“你干嘛老是跟着我,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真的很烦诶...”


仍然保持沉默,但杨孟霖真的又离施柏宇远了一些,只是依然保证对方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


看到杨孟霖离自己确实挺远的之后,施柏宇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但是一直到家门口,他都感受到那个人一直在自己身后。施柏宇知道今天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气,殃及了杨孟霖。可是想到刚刚林也美拒绝自己时候说的话他就很生气。


本来林也美拿自己有喜欢的人来拒绝他,以为对方在搪塞自己,不过也并不多难受,但是听到她说自己喜欢杨孟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就炸了,即使对方说自己在高考前都不会告白,但自己依然很炸,甚至现在都很生气。怎么可以是杨孟霖?为什么偏偏是他...


(五)任务进行第十八天


施柏宇从上周五告白失败后就郁闷得要死,不是因为告白失败,而是因为那天之后杨孟霖又回到了第一天认识他时的样子,冷漠又有距离感,他们再也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了。


和前段时间两个人做什么都黏在一起完全不一样,虽然杨孟霖还是会在放学之后紧紧跟在自己身后一起回家,但是一直要离自己至少三米远,就好像两人不认识一样。上课就更夸张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上课越来越猖狂,每节课几乎都是从上课开始睡到下课,下课之后就立刻离开自己的座位,总之给施柏宇一种杨孟霖明明就一直离自己没多远,却永远也追不上他的感觉。


『他好像很生气,自己是不是应该道个歉呢』真是要疯了,明明自己才被喜欢的女生拒绝,结果现在满脑子都是杨孟霖。


杨孟霖当然没有生气,作为一个大人是不能和小孩子计较的,只是...杨孟霖觉得作为一个保镖而言,自己实在越权太多了。和临时雇主成为朋友倒也没什么,可是如果因为自己影响到雇主的感情和生活,这就太夸张了。简而言之就是,放入太多真感情了,以至于自己竟然真的傻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真正的高中生。而想清楚之后,杨孟霖就去找了韩黎让他帮自己解决那些烦人的老师们,让自己的生活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傻傻的做一些不是本职工作的事。


“杨孟霖,韩老师找你。”


“好,我知道了”


这一整个礼拜韩老师至少单独把杨孟霖叫出去有十几次,虽然每次时间都不长,但是施柏宇还是觉得很奇怪,不过刻意忽略了心里那一点点不爽。眼看着刚下课又要被韩黎叫走的杨孟霖,施柏宇终于忍不住抓住了他,“韩老师为什么又找你?他找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啦”其实杨孟霖也觉得韩黎很烦,总是找他过去说一些有的没的,但是想到还要靠他渡过接下来的半个月也就只能忍了。


“孟霖你来了,我跟你说我最近有学煮咖啡,你是我第一个邀请品尝的人呢”


“不好意思啊,我不喝咖啡,会心悸”又来了,看着端着咖啡,满脸笑意的韩黎,杨孟霖真的很无语。


“这样啊...我知道了,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


“我又多了解了你一点啊,让我想想,通过这一个礼拜,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吃鱼,不喝酒,喜欢拳击,还有...不喝咖啡,哦对了,还有爱看电影”韩黎笑得让杨孟霖觉得自己脸都有点疼,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应他才好了。


偏偏就在这时,施柏宇竟然跑到办公室来了,虽然他一副来找化学老师探讨题目的乖学生的样子,可是杨孟霖完全可以感受到对方探询的目光一直打量着这边。


而韩黎好像并未察觉,继续自顾自地说自己的话,还从抽屉拿出来了什么,递给杨孟霖,“说到电影,这周周五也就是明天你们刚好有一下午的假,所以我就想请你去看电影,看看吧,一定是你喜欢的电影...这次不可以再拒绝我了咯”


虽然杨孟霖真的很想拒绝他,但是想到前面已经拒绝他这么多回了,自己最近又拜托他很多,而且这个电影自己也确实喜欢,杨孟霖于是默默收下了电影票,“如果我恰好有时间的话。”


“太好了,终于接受了一回”随后竟然悄悄的靠近低着头正分心的杨孟霖,在他耳边说,“肯定有时间的,施柏宇放假会在家待着的。”


杨孟霖被他突然的近距离耳语吓得跳离好远,差点大骂出声,但碍于两人现在的身份,只能皱眉忍住,然后直接回了教室。


而一旁的施柏宇早在韩黎把电影票给杨孟霖的时候就已经傻了,等到杨孟霖出去,自己也呆呆的跟着出去了,脑子里全是刚刚韩黎凑近杨孟霖的画面,因为在施柏宇那个角度看,给人一种韩黎马上就能吻上杨孟霖的错觉。


“你...你跟韩老师,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啊?”


“没什么”


又是没什么,没什么的话老师和学生会这么亲密吗?联想到前面杨孟霖对于物理作业还有物理考试的态度,施柏宇觉得更加气闷了,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什么。
“我知道,上周五是我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跟我冷战了”


“诶?”


“我向你道歉,我们和解好不好?”


“那个...我没有生气啦”杨孟霖真的不懂现在小孩的思维模式了,自己看起来像这么小气的人吗?虽然当时是有一点点生气没错啦。


“没生气?没生气为什么这一个礼拜都不和我讲话,为什么不管吃午饭还是在回家路上都离我那么远,还有你和韩老师的事...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告诉我?”


“我真的没有啦,我和韩老师真的没什么事,而且我也没有离你很远啊,明明只要你回头就一定能看到我”


怎么回事,心跳得好快,然后施柏宇又发现了这个人的一个特点:无意识的乱撩人。虽然很明显刚刚他只是瞎说的,可是在那双明亮还透着点无辜的眼睛的注视下,恐怕没几个人能不心动...心动?...真是疯了。


“那...你真的要和他一起去看电影?”


“就,觉得电影还不错咯,可能会去吧,毕竟答应了嘛”杨孟霖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觉得有点心虚。


“你...算了”这家伙根本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还得自己想办法。


而施柏宇现在还没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杨孟霖当做了自己的人。


(六)任务进行第十九天


“你怎么在这里?”杨孟霖和韩黎刚刚到电影院,就看到了在门口等着的施柏宇,不停的在左顾右盼的在找什么人的样子。“就你一个人出来的吗?”


“对啊,我、我出来看电影”施柏宇其实是偷偷溜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一个男生,但是他爸竟然不允许他晚上一个人出门。


“算了,那你一会坐我旁边”即使现在责任不在自己,但自己还是要保护他的安全的。


“好啊,那韩老师,我们一起进去吧”然后施柏宇硬生生的挤进杨孟霖和韩黎之间,把两个人阻隔开,还给了韩黎一个“和善”的微笑。


好不容易电影结束了,杨孟霖保证这一定是自己看过最憋屈的一场电影了,和电影本身无关,而是坐在两个人中间的杨孟霖时刻感受着两道光波发射在自己身上,简直都要把自己烤熟了,根本没有心情看电影了好不好!


“你们两个去厕所吗?”结果那边的两个人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杨孟霖的问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那我自己去了。”无言。


“韩老师,年龄差距太大会有代沟的”


“是吗?我觉得还好吧,当然差三岁肯定是最合适的...那,你觉得差六岁算多吗?”


“当然算,三岁就一道沟呢,当然一道沟是还可以,可是隔着两道三道沟就有点太远了吧”


“什么太远了?”杨孟霖刚从厕所出来就听到施柏宇在说什么太远了。


“没什么,刚刚柏宇说六岁差得太远了,那你觉得呢?六岁差距算大吗?”


“呃...我觉得...应该还好吧”


“可是我也觉得六岁差太多了,三岁倒是刚刚好呢”韩黎刚好大了杨孟霖三岁,不过杨孟霖觉得一点也不好。


“是吗?可是我觉得差得多一些,有时候更有意思耶...诶,施柏宇你等一下,我们一起走啦!”


在又一回追着施柏宇跑的过程中,杨孟霖暗暗下决心『下次再接任务,一定要找腿短年纪大一点的雇主,不然自己都跟不上他还保护个屁啊!』


“喂,你干嘛走这么快!”好不容易追上了施柏宇,杨孟霖一把把他的肩膀按住,另一只手还紧紧抓住他的袖子,深怕他再跑。


“你不是喜欢韩老师吗?干嘛还要和我一起走!”


“蛤?”


“你刚刚说你喜欢年龄大的...你还答应和他一起看电影...”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他是个男人诶!而且,就算要我喜欢男人,那我也宁愿喜欢你好不好!”


“真的?”


“对啊,不信你看我的眼睛!”


“很美...”


“什么?”


“没事,走吧。”


很美,眼睛很美,人也很美,施柏宇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醉了,竟然觉得杨孟霖身上都闪着光芒,刚刚他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还有想要亲他的冲动,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喝酒。难道是沦陷了?可能吧,但是这个家伙,一看就什么都不知道,真是让人生气。


(七)任务进行第二十五天


杨孟霖和施柏宇和好了,并且关系比以前更好了,这是全班同学都发现了的事。因为以前还只是杨孟霖到处跟着施柏宇走来走去,可是现在施柏宇也开始跟着杨孟霖到处晃来晃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之像连体婴也就算了,两个人各种对视,各种迷之微笑,简直把所有人都隔绝了,就只剩他们两个到处透着粉红泡泡的世界。


“杨孟霖,可以帮我擦一下黑板的上面那部分吗?我够不到”


“好”杨孟霖刚刚进教室就被今天做值日的林也美叫住帮忙,而暖男体质的杨孟霖自然不会拒绝。


可是坐在最后一排的施柏宇,看着连擦黑板的背影都很搭的两个人,心情可就不那么美丽了。林也美虽然说过高考前不会告白,可是不代表她不会想办法接近杨孟霖啊,不代表她高考后不告白啊!


『不行,不可以这样』施柏宇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林也美之前跟孟霖表明自己的心意。完全忘了,曾经自己还喜欢过林也美,也忘了以他们两个人黏在一起的程度,林也美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和杨孟霖培养感情。


“孟霖,你晚上有事吗?”


“嗯...没有,怎么了么?”


“那,放学后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行啊”不行也要行好吗?总不能不做本职工作。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就这也值得走这么久?


“等一下,先不要急...”施柏宇正对着杨孟霖,用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眼睛看着另一只手上的手表,“三、二、一!”


随着“一”字落下,他们周围忽然亮了起来,原来这边是一个水景喷泉,在五颜六色的光芒下,喷泉高高的喷起落下,打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在光的映射下仿佛是各色各样的珍珠,煞是好看。


可惜杨孟霖只是茫然的站在那里,毫无反应,而施柏宇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现在是5月31日的晚上八点整,我希望这个时刻,这个场景,将会是我们在一起的开始。你说告白一定要浪漫,可是我已经来不及制造浪漫了,因为我现在就要告诉你我的心意:杨孟霖,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蛤?....你在跟我告白?!”杨孟霖看着对面那人一脸认真还带着点紧张期待的样子,明白他是认真的,可是...


“对,你也喜欢我的吧,不然为什么总是和我在一起,总是看着我笑,还说我是你唯一在乎的人...”


“所以你是因为这样才喜欢我的?”杨孟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失望,但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对着施柏宇说,“这个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等你高考完再说吧!”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一切,只希望等到那个时候你不要怪我就好了。


“所以...你要拒绝我吗?”这是施柏宇告白之前从来没想过的,因为他直觉杨孟霖是喜欢他的,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可是竟然得到这样的回答,让他一下泄了气。


根本就不是我拒不拒绝你的问题好吗?而是...我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个你喜欢的,跟你一样大的,只单纯的作为你同桌的杨孟霖啊...如果,你知道这都是一场欺骗的话,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吗?恐怕不讨厌就已经很好了吧...


“我没有要拒绝你...只是想给我们彼此多一点时间,更了解对方而已...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你高考完依然没有改变你的想法的话,我会认真的给你我的答案,不会让你失望的答案。”施柏宇以为是自己在让杨孟霖选择接不接受自己,却不知道现在这是杨孟霖在让施柏宇选择要不要喜欢自己。


因为其实在刚刚施柏宇告白的时候杨孟霖就已经想明白了,他是喜欢施柏宇的,即使他们差六岁,即使他们只是保镖和雇主的关系,可是喜欢是掩饰不了的,甚至杨孟霖觉得自己可能在刚认识他的时候就喜欢他了。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你而存在的,而你要做的就是在遇见他的第一时间认出他。


“我觉得孟霖说的很对啊,彼此一点不了解的两个人怎么可以在一起呢?”在两个人都没注意的时候,韩黎竟然从喷泉的另一边走向他们,而且明显听到了不少内容。“老师是来看喷泉的,是不小心听到你们的对话的噢,不过...早恋可是不对的,何况没几天你们就要高考了...施柏宇同学,收收心呐,不然到时候有一堆比你优秀的人跟你争杨孟霖,你哭都来不及...”


“呵,高三的班主任这么闲的吗”反正也要结束了,这回杨孟霖完全不想忍了。


“至少应该比高三的学生轻松一些吧”听到杨孟霖的吐槽,韩黎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也没少,依然笑得很灿烂,灿烂到...让杨孟霖想打人。


“对,我们是很忙,所以现在要回去写作业了,不好意思唷,您自己慢慢欣赏喷泉吧,一个月就喷这么一回,多看会儿哈”说着牵起施柏宇的手就把他拉走了。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经历了疑似告白失败,被班主任发现早恋,自己早恋对象怼了自己班主任这么多事情,施柏宇这个才刚刚要高考的十九岁不到少年已经懵了,任杨孟霖把他牵走直到家门口才回过神。


“你为什么那样和韩老师说话?”


“不然我要怎样?轻声细语?前几天不是还有人怀疑我和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吗?现在又要我讨好他?”说着杨孟霖就要把自己的手从施柏宇手里抽出来,可惜对方看出了他的意图,手被紧紧攥住。


“没、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没有怀疑你,不是,我只是...”


看着施柏宇语无伦次的样子,杨孟霖却很开心,连眼里都沾染了笑意,一脸调侃的盯着施柏宇,“只是什么?”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调侃换来的竟然是一个青涩的吻就像唇的主人一样,简单、单纯却令人心动。而吻住自己的少年简直紧张得像个木头人一样,连动都不会动了,整个人保持吻着杨孟霖的姿态僵住,只剩下握在一起的双手把主人紧张到微微颤抖的感觉一丝不落的传给了杨孟霖。


“我承认,我当时其实...是有点吃醋。”施柏宇终于舍得离开了杨孟霖的唇,把头埋在杨孟霖的脖颈处,像在撒娇一样说出来这番话。


“好啦,我知道了,你赶快回家吧”


“那你今天是拒绝我了吗?”


“你猜咯”


所以说陷入爱情里的人智商果然会变低吗?


(八)任务进行第二十六天


“高考前放假五天是让你们放松的,但是!不是让你们彻底放松,弦该绷还得绷住了,不过也不用太拼,别给我到最后五天才想起来学习,每天没命的学,没用,早干嘛去了?...”


“孟霖,这五天你有什么安排吗?”施柏宇根本不想听台上化学老师的唠叨,心里想的全是五天都见不到杨孟霖,而且有可能到高考结束都见不到对方,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诶?我、我...我没事呀”唯一的事,可能就是没想到自己的任务竟然提前完成了,杨孟霖都忘记了高考前放假,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的任务今天就结束了。


“那...这几天我能去找你吗?”施柏宇问得小心翼翼,毕竟昨天杨孟霖才说要高考后才会考虑两个人的关系,他怕这几天出什么岔子改变杨孟霖之后的答案。


“不要找我!...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这几天就好好在家待着调整状态,毕竟高考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你不是想要考辅大摆脱你爸的控制吗?”听到施柏宇要找他,杨孟霖竟然有点慌张,差点没控制好自己的语气。


“哦,那好吧...那我会想你,会特别特别想,我可能会不停地给你发短信,你不可以烦哦~”


“好,...我也会想你的”以后应该就见不了面了吧。


。。。


“我到家了,孟霖你怎么了?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在担心高考吗?”


“啊?对、没错,这么快就到了呀,那...祝你高考顺利,一定要完成你的梦想唷,再见,施柏宇”


“嗯,我会的,你也要加油,不过考不好也没关系,以后我养你啊!”


“谁要你养啊,神经病”


看着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的杨孟霖,施柏宇笑了笑,“我是认真的,好啦,我进去了”


最后一次看着施柏宇进家门的背影,杨孟霖竟然有点不舍,这还是第一次完成任务后感觉有点难过呢。谁能想到,“密令031”本身并没有什么困难,竟然会成为杨孟霖的劫难。


(九)任务进行第三十一天–最后一天


『孟霖你在干嘛』
『孟霖我好想你啊』
『孟霖,我们见一面吧』
『孟霖我心里好慌,回我一条短信吧,要不我们见一面吧』
『孟霖,我想见你,不然我明天没有心情考试』


『专心备考,不要想这么多。』这五天,施柏宇发给杨孟霖的短信多到已经快要爆了,本来还想好好整理心情的杨孟霖根本静不下来。


『我一定要见你一面,你在哪里?』
『你不说我就自己去找』
『不然我明天就不考试了』


不对劲,施柏宇觉得很不对劲,那天回到家后,回想着杨孟霖的一举一动,施柏宇总觉得杨孟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而且一定是在高考后自己才会知道,这件事还很有可能会让杨孟霖远离自己。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施柏宇,你不要胡来!!』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施柏宇,不要开玩笑,先回我短信。』


可惜原本短信发个不停的某人却没有再回短信。


“君姐,我需要帮助...”


“施柏宇现在在什么地方?”杨孟霖看着对面的人,这回眼中真的露出凶狠的光芒。


“那你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从你对我没事献殷勤开始,不过我真正开始怀疑是在那次你邀请我看电影,你是故意在柏宇面前表现得好像我们两个有关系的样子,你当时是在试探吧?还有喷泉那回,我也是从那次确定你有问题的,那次不是巧合,而是你根本一直在跟踪柏宇对吧?”其实杨孟霖在猜到韩黎要对付施柏宇的时候也很吃惊。


“呵,想不到你还挺警觉的嘛,可惜你要保护的那个小鬼实在太好骗了,我就说可以让他更了解你,他居然就真的一个人跑出去了,你说他是单纯呢?还是单纯呢?”


杨孟霖用拳头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只一拳就把韩黎打翻在地,脸上瞬间挂了彩。看到韩黎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杨孟霖心里更烦了。


“你不该动我的人。”


“你的人?呵,你知道吗?其实我是真心想把你变成我的人的。可惜...”


“你有病吧?为什么要害自己的学生?”


“有人找你保护他,自然有人找我伤害他,不过作为一名老师,我还是有师德的,只要他听话,乖乖待过明天,他爸放弃那个项目的投标,我自然保证把他毫发无损的给你送回来。”


“师德?这种东西你有吗?你知道明天对于施柏宇多重要吗?随便摧毁自己学生的梦想还敢说师德?”气不过,杨孟霖又朝韩黎的脸打了一拳,打到对方满嘴都是血,“刚刚那拳算我的,这一拳是我替施柏宇打的。”


说完,没有理他,匆匆向君姐给他发的地址赶去。


“孟霖,你怎么会来?!”看着被两波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的施柏宇,杨孟霖咒骂了一声,赶紧加入了战局。那个韩黎根本就是在拖时间,要不是杨孟霖提前找君姐要来几个同事,施柏宇肯定早就被带走了。


有了杨孟霖的加持,保镖这一方渐渐占了优势,施柏宇终于有机会到杨孟霖这边和他说话了,“孟霖,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韩老师刚刚找我,结果我一来就被两波人围住了,然后莫名其妙他们就打起来了,我...”


“小心!!”这个韩黎,说好的不打算伤害自己的学生竟然也是谎话,在施柏宇和杨孟霖说话的时候,竟然有人拿出来一根铁棍,奋力的向施柏宇砸过来,要不是杨孟霖反应快拿胳膊挡了一下,别说高考了,施柏宇的脑袋恐怕都要开花。


“嘶...”杨孟霖觉得自己的胳膊可能要废了,太尼玛疼了!


“孟霖,孟霖,你没事吧!”施柏宇简直要吓傻了,回过神就看到已经受伤的杨孟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孟霖哥,你没事吧?”
“孟霖,上车,我带你去医院...”
在施柏宇愣神期间,杨孟霖的同事们早就围住了杨孟霖,然后把他架上车带走了。


“施柏宇先生是吗?您看杨孟霖刚刚受伤了,不如由我先代替他护送您回家?”


“什么意思?”


“诶?孟霖哥不是您的保镖吗?”


(十)任务完成第五天


“咚咚咚”


“谁啊?”


正在家里吃着西瓜,看着电视的杨孟霖,惬意的窝在沙发里,享受着由于工伤得来的带薪休假,结果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不情不愿的去开了门。


“施柏宇?!你怎么会来?...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住哪里?”


“我当然要知道我的保镖住在那里了,不然万一这个人不仅很会撒谎,还很会演戏,把自己装成十八岁来骗我怎么办?”


“你都知道啦...对不起,我当时也是没办法,而且是你爸害怕影响到你学习才要求这样的...诶?对了,你高考结束了,考得怎么样啊?”


“你也知道我高考结束了啊”


“我当然知道了...你不是7.8号考试吗?”摸不清施柏宇是什么意思,杨孟霖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后脑勺。


“那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联系我,不是说好了要给我答案吗?”


“什么?”


“我就知道你要装傻。”


“蛤?”


“所以我找你们老板签了一份长期合同,从今天起,你,杨孟霖,就是我的专属保镖了,不能拒绝的那种哦~”


“可是...”


“没有可是。”


“可是我没有要拒绝你啊”


“没....你说什么?!”


“我说,我本来就是要答应你啊!”


“真、真的吗?那我可以亲你了吗?”


“什么啊...喂,小心我的胳膊...唔...”


——————————————————


一发完也很让人头疼啊💆
蒸煮天天发糖,我的文几次写不下去,
结局就变这样草率了🙃🙃,
不过好歹写了就发出来大家随便看看吧
论怎么写都没蒸煮甜是一种什么体验
摔(╯‵□′)╯︵┴─┴

评论
热度(97)
  1.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白日梦想家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韵今天学习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